栏目导航

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www.388588.com >

外籍“搏击悍将”秒败被指名不副实
发布时间:2018-10-29

  至于网传主办方刻意安排程度较低的外籍选手与中方选手对战,该俱乐部员工答复称,并未有意安排对战双方,“竞赛前一天大家才会知道各自对手是谁,不存在提前安排的问题。”他表现,赛后释延孜曾向主办方表示,“不打过瘾”,渴望下次可能部署实力强一点的对手。

  但令人意外的是,比赛真正开始后,盖博瑞仅仅坚持了43秒就举手弃权。现场视频显示,两人刚一上场,红方释延孜就一记侧拳攻打盖博瑞的头部右侧,被其勉强躲过。此后,盖博瑞几次尝试出手,均被释延孜避开。而在释延孜再次出击后,盖博瑞很快就被打倒。站起来连续对打时,释延孜用脚横扫向对方腹部,盖博瑞诚然躲开了这次袭击,却抱着肚子面露难色,示意裁判放弃了比赛。

  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正与各家合作的经纪公司沟通,“不仅需要核实盖博瑞的身份和战绩,还有此前其余比赛中外籍选手身份的切实性都需要核实。”据其先容,参赛的中方选手或多或少都曾与俱乐部有过配合,因而主办方对真实 未审际水平相对比较理解,而外籍选手因此前并未参加过俱乐部组织的比赛,确实有战绩掺水的可能。

  民间搏击赛外籍拳手身价高

  27日,北青报记者在上述工作人员推举的几家网站上,以盖博瑞英文原名及其国籍为关键词进行搜查,均未查问到过往战绩。在国内公开报道中,也仅能查到盖博瑞19日比赛的相关信息。

  一拳馆馆长发文称“悍将”水平不高 涉事拳手否认战绩为6战5败 主办方表示赛前未核实其战绩

  26日下战书,北京青年报记者辗转与爆料人邱馆长取得联系。他称,2017年下半年盖博瑞经朋友介绍来自己武馆上过一次课,彼时盖博瑞自称是沈阳某高校本科生。后来因为距离、学费等问题,对方并不正式报名,不过盖博瑞却主动提出可能替武馆参加拳击比赛。考虑到外籍选手在各类比赛中比拟受欢迎,邱馆长接受了这一提议,并陆续为其安排了两场比赛,“每次出场费一千多元,无论输赢组织方都会支付。”邱馆长说,两场比赛中盖博瑞的表现都不好,“不是直接输了比赛就是中途直接弃权。”第三次为其支配比赛时,盖博瑞又因为私事错过了火车并终极导致缺席比赛。针对网友对盖博瑞拳手身份的质疑,邱馆长表示,盖博瑞确切曾经练过一段时间拳击,但水平十分有限,“基础达不到所谓‘搏击悍将’的水平”。

  他表示,自己除了替盖博瑞联系比赛,也曾为多名外籍拳手支配比赛,目前民间搏击赛事对外籍选手的须要量很高,外籍选手身价也比海内选手高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孔令晗

  拳馆馆长发文质疑“悍将”水平

  外籍“搏击悍将”秒败被指名不副实

  “搏击悍将”43秒被KO

  很快,沈阳一家拳馆馆长在其友人圈发文称,所谓的盖博瑞实际身份是沈阳某高校的一名留学生,此前曾替他的武馆打过多少场比赛,“均以失败甚至中途弃权结束,其水平在我馆业余会员中都属于中下等”。并表示,盖博瑞疏于训练,倡导同行不要再找他加入比赛。尔后,该爆料被其别人以截屏形式上传至其余网站,随即引发广泛传播。

  10月19日,在河南登封市举办了一场“登封造极・武极天下”的拳击比赛。赛事海报显示,这会是一场“六国拳王争霸赛”。在比赛前一天的称重仪式上,赛事主办方介绍称,比赛将有16名拳手参加,“为现场3万多名游客、寰球120多个国家跟地区,奉献一场杰出的搏击盛宴”。其中,压轴战是释延孜与盖博瑞的对决。其介绍称,释延孜今年已经51岁,是少林寺第34代弟子,曾于1988年拿到过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冠军,此后又在国际技击散打邀请赛等比赛中屡次夺冠,“是公认的少林实战派弟子”。而盖博瑞的介绍则是,今年30岁,来自于坦桑尼亚,最近战绩为15战14胜1负,主办方的介绍称其为“搏击悍将”。

  “相比于国内拳手,他们参加比赛的出场费会高二到三倍。国内拳手参加小型比赛出场费也就500元到1000元,外籍选手的话就能拿到1500元到3000元不等,且无论胜负都有钱拿。”邱馆长称,“经纪公司会根据赛事主办者的恳求介绍选手。有时为了比赛不出意外,级别高的比赛就会挑水平好的选手,差一点的就会挑水平低的。仅沈阳市内就有五六个外籍拳手专靠参加比赛赚钱,其中有专业的拳击教练也有留学生,盖博瑞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  10月19日,一场“六国拳王争霸赛”在河南登封举行。据赛事主办方当时宣传,当天的重头戏将在51岁的少林弟子释延孜跟30岁的坦桑尼亚籍“搏击悍将”盖博瑞间发展。然而原本应该非常出色的大战只进行了43秒就以盖博瑞举手告饶结束。未几,沈阳一家拳馆馆长在友人圈爆料称,盖博瑞从前一年曾替自家武馆打过多少场比赛,但均以失败或半途弃权停止,实在际水平在业余选手中都属于中下游,更谈不上“搏击悍将”之称。随即,事件引发众多网友关注。26日,赛事主办方北京某搏击俱乐部在接收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参赛选手材料均由经纪公司供给,赛前未进行核实,目前正在考核外籍选手实在身份。

  此后,北青报记者又电话联系了赛事主办方北京一家搏击俱乐部。公司员工介绍,俱乐部曾多次组织类似比赛,包含此次比赛在内的所有参加选手,都由配合的经纪公司引荐。比赛筹备期间,各选手经纪公司会向主办方提供一个推荐名单,其中包括各个选手的近期战绩。他吐露,盖博瑞15战14胜1负的战绩就是源于其经纪公司介绍,公司在接到经纪公司供应的资料后,并未自行核实,而是直接基于此判断了最终参赛名单。

  比赛结束后不久,就有网友提出质疑:盖博瑞的表示完全谈不上“悍将”,并因此质疑其拳击运动员的身份。

  中国拳击协会的一名工作职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称,目前国际上已经有成熟网站能够查问外籍运动员的比赛成绩。凡是公然赛事均可查询到具体数据,提议主办方在接洽外籍运发动参赛时提高行核实,避免战绩掺水对拳击活动造成侵害。

  27日,沈阳某高校正外回应称,盖博瑞已于2018年初离校。盖博瑞本人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就打过10场比赛,其中在中国的六场比赛输了五场,并不是“高手”。

  有业内人士称,国内有不少的民间比赛存在选手战绩掺水的气象,尤以外籍选手为多。曝光盖博瑞事件的邱馆长告知北青报记者,由于当初民间的搏击比赛普遍追求“看起来更国际化”,很多主办方在联系经纪人时会点名请求提供外籍选手”。

  主办方称“悍将”战绩系经纪公司提供

  “悍将”否定不是高手